EvaMYS

(双玄)(现代)ooc 微妙而明亮(四)

       师青玄趴在贺玄的背上,眯着眼睛,脑袋的昏昏沉沉并不能阻碍他在那一刻触摸到轮廓清晰的幸福感。

      “我好爱你啊。”他记得自己这样说。

      贺玄的笑声和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一起传来,胸腔里是满满的海水味儿。

      青玄想,那大概算得上是自己生命里最美好的一个夏夜。

      青玄突然就醒悟过来,自己和贺玄的感情是一砖一瓦坚实牢固地堆砌起来的,这份爱意虽然可能会因时空地域上的距离拉远而减弱,但本质就摆在那里,谁也不能轻易把它毁灭。

      沉浸在回忆里,一个小时的烟火表演很快就结束了,夏日祭迎来了尾声。随着烟花的结束,师青玄突然很想很想给贺玄拨去一个电话,他觉得自己没有比此刻更加思念他的了。

     但近藤的声音打断了青玄想要掏出手机的动作。

    “要不,今晚到我那里去住吧?”

    “啊?”

    “刚才你的朋友不是说今晚有事吗,你没有地方住了吧,住酒店不安全,去我家住吧。”近藤看着她说。

    “对哦。”青玄想了想,笑着回答道,“那好吧,真是打扰了。”

回家之前和近藤去便利店买了牙刷和毛巾,准备去结账时他又在饮料柜台上拿了两瓶樱桃水。

    “我记得你喜欢喝这个牌子的,没有错吧?”近藤晃了晃手里的瓶子。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次年会派对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写上自己喜欢的饮料,我在清单上看见了这个牌子的樱桃水。”他顿了顿,摆出狡黠的表情来,“只有你写‘ら’(さくらんぼ樱桃)这个词根的时候,总是会忘记提勾。”

    师青玄笑着接过他手里的玻璃瓶:“你快去当侦探好了。”

    近藤的体贴就是在这样细微的地方显露出来的。如果没有贺玄的话,师青玄想,近藤大概会是自己最理想的恋爱对象。但“如果没有贺玄”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没有可能性的错误命题——贺玄是确确实实不可否认地存在着的。所以青玄仅仅让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停留了几分之一秒,便匆匆与它挥手道了别。

    近藤的家里养了一只叫作“圣诞节”的猫,血统有很少一部分波斯猫的混种。因为是在圣诞节被捡到而得名。近藤说它当时即使落魄到睡在街边的邮筒里,骨子里那部分观赏性贵族长毛猫种的骄矜依旧不曾泯灭。“我刚开始向它伸出手时,它根本不理我。”近藤笑着说,“但最后还是被我用三文鱼片和火腿收买,乖乖跟我回了家。”

    到近藤家时,青玄却并没有看见圣诞节。近藤解释说:“它怕生,有陌生人来的话它会躲起来。”放下手里的袋子说,“等一会儿吧,它说不定过一会儿就出来了,我去给你倒水。你要先洗个澡吗?”

    不知道为什么气氛微妙得有些不太对,但青玄还是点点头。

    在近藤家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因为没有带换洗的衣服,青玄又穿上了之前的浴衣。在客厅看电视的近藤转过头来看着他:“把衣服换了穿我的吧,衬衫在你左手边那个柜子里。”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顿了顿,“唉,不用了。”说着站起身来。

     青玄看着他微笑着径直向自己走过来,他愈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却又说不上究竟哪里不对劲。直到近藤走到面前,伸出手臂将他温柔揽入怀中,嘴唇吻上他的嘴唇时,他才倏然惊醒过来将他推开。

    “你干什么?”

   “怎么了?”近藤带着疑惑的表情。

   “你不可以这么做。”

   “为什么不可以?”近藤固执地将他揽回怀里,“我喜欢你,青玄。我想和你在一起。”

    “放开我,近藤,你知道我有男朋友。”师青玄挣扎起来。

    “你和他不是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吗,就快要分手了对吧?”近藤说完再次吻下去。

     像是身体里某个疼痛的按钮被突然触发。“啪!”一个耳光扇在近藤的脸上。青玄红着眼睛:“你胡说!我很爱他。我不会和他分手的,绝对不会。”

    近藤有些讶异地愣了片刻,望着青玄的眼泪有些不知所措。他笑起来的时候总是很漂亮,但现在却因为自己而掉眼泪。

    泪水坠落摔碎在地板上的那一秒 ,时间比整个世纪还要漫长。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