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MYS

(双玄)(现代)ooc 微妙而明亮(三)

今天刚考完月考,感觉很凉,来一发。


      札幌的夏天不知不觉地来了,与冬日令人牙关打战的严寒相反的是,札幌的夏天非常温柔。

      大概是因为纬度较高的缘故,札幌即使在盛夏烈日炎炎的正午,最高气温也仅仅是在二十多度左右徘徊。温度计的指数刚刚敷衍般地拔高一点点,却很快又在冰镇啤酒的气泡里败下阵来。

     八月中旬,青玄的学校举行了夏日祭,晚上有接近一个小时的焰火表演,免费的啤酒和寿司限时供应。青玄被谢怜拉着换上浴衣和木屐,头发绾起来,看上去就像是货真价实的日本少女。

     焰火表演还没有开始,学校的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恋人们或密友们各自穿着同色同款的浴衣,甜蜜地宣誓自己是对方的附属。青玄在人群里找到了近藤,他向他招招手要他过去。谢怜笑着将青玄向前推了推:“快去吧。”自己转身去了同班的朋友那里。

     “你穿浴衣看起来真漂亮。”对着走到面前的青玄近藤称赞道。

      虽然在来日本之前学过几年日语,但总的来说青玄的日文不算太好,因此近藤跟他说话时会刻意放缓语速,本就温柔的声音由此变得更加温柔。“谢谢。”师青玄颔首。近藤打开一罐啤酒递给他。

    近藤和贺玄,在某些方面有着非常微妙的相似。这种相似并不存在于相貌上,也不存在于性格气质或是处事方式上,但它的确是存在的。

    青玄喜欢和近藤待在一起,这感觉就像是依偎着壁炉的猫一样让他觉得舒服,但他清楚这算不上爱情。因为这份感觉是凭借那微妙的相似从贺玄那里承袭过来的,甚至可以说成是不够完美的替代品。这让师青玄感到很为难。

     夜晚的墨色越来越浓稠,眼看着焰火表演就快要开始的时候,谢怜急急忙忙地跑过来,“青玄,花城刚刚打来电话说要过来跟我好好谈一谈,今晚能不能麻烦你暂时在其他地方住一晚?”他紧紧地捏着手机,抱歉地说。眼角眉梢却透露出按捺不住的紧张——甜蜜的紧张。

    青玄笑着摆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不用管我,今晚祝你好运咯。”

   “嗯。”谢怜用力拥抱他一下,“那我先走了。”

   “唉,这么早就走,你不看烟花了吗?”

   “不了,我要赶快回去把房间收拾一下。”

    青玄看着他成弯弯一条的眼睛无奈地挥挥手:“去吧,路上小心。”

    “嗯,再见。”

    九点零一刻,烟花准时升上夜空,粉色和金色,一朵接着一朵盛开,形状很像甜甜圈。

     看到烟花的那一刻,师青玄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一个遥远的夏天——也和今晚一样,是一个拥有焰火的夏夜。

     那时他刚和贺玄开始恋爱,贺玄开车带他去海边,晚上在沙滩上吃烧烤螃蟹和带鱼,看露天酒吧的黑人姑娘跳草裙舞。师青玄喝多了也凑上去想要一起跳,贺玄无奈地笑着把他抱下来。他乱七八糟地念叨着一些鱼的名字,又企图跳进海里捉鱼。

    “我要捉一条鲤鱼。”他说。

    “海里没有鲤鱼,湖里才有。”贺玄跟他解释。

    “那你明天带我去湖边。”

    “行,我们明天去。”贺玄把他圈在怀里。

     师青玄闹腾了一会儿没有力气了开始犯困,贺玄便背上他回旅店。

     在回旅店的路上,处在睡着与醒来中间状态的青玄清楚地记得,他看见远处的海滩上升起了大朵的烟花。那晚的烟花也和今晚一样,粉色和金色,形状像极了甜甜圈。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