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MYS

【双玄】【现代】ooc 微渺而明亮(一)

  (在杂志上找到这个素材,觉得很好,就用来写双玄了)
  (文笔啰嗦,ooc,勿嫌)
      
那就开始吧😄

       

         学名为“蜉蝣目”的古翅次纲昆虫,寿命大约是二十四小时。
       
        在短暂的一天中迅速完成蜕变,成长,臻熟,衰老的生命过程直至走向死亡,快得让人措手不及。师青玄站在札幌市区深夜的地铁站里,几乎莫名其妙地,联想到了这种生物。
          
       外面在下雨,地铁站里听不到雨声但能查觉出雨水的潮湿气味。来往的地铁不时带来或带走疏疏落落的几个旅客,他们大多行色匆匆,衣角和袖口印着疲惫的褶皱。师青玄提着行李斜倚在过道里的立柱旁,头顶明晃晃的灯光照得人昏昏欲睡。只有躺在不远处长椅上的流浪者偶尔向他投来几个缄默的目光。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十二点零一分,电池栏已经变成显示电量微弱的红色。师青玄从电话簿里翻出贺玄的电话却迟迟未能下定决心拨出去。
           “算了吧,手机已经没电了。”
           “说不定他已经睡了呢。”
            
         不断寻找理由来搪塞不安的心,但仔细想想,其实只是不愿联系而已。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青玄想。变得不再充满热情,拨出电话的那一刻没有了忐忑的心情。听到对方声音时的雀跃也消失殆尽。
           
          回想起刚到日本的第一个月,对贺玄的思念多到几乎满溢,每天打一两个小时的国际长途也毫不心疼。但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之后,这思念开始冷却退化。不同风味的画展,寿司,考试,隔壁租屋对他频频示好的俊朗的男孩子,漂亮到被指责“怎么可以这么漂亮”的校服裙(是的,青玄是女装大佬)——这些事情堆积起来一点一点掏空师青玄的注意力,和贺玄的通话时间在渐渐缩短,到最后索性不拨了。贺玄也从不多问,师青玄便心安理得地将他冷落。
     
         到今天为止,青玄已经整整两周没有跟贺玄联系了。刚到札幌时认识的那个邻家的男孩子倒是常常打电话约他吃饭师青玄很少拒绝,自己对贺玄的爱意在分秒中不断减少几乎像是蜉蝣一样——青玄艰难地发现——它短暂的生命即将面临消亡。贺玄从未做错什么,但他却阻止不了这爱意的泯灭。

          在地铁站里等了四十分钟,将近凌晨一点的时候,谢怜终于出现在师青玄面前。他接过师青玄的行李箱愧疚地抓了抓脑袋:“唉,真抱歉,临时出了点事。你等很久了吧?”青玄笑着摆摆手表示不介意:“这么晚了还要你来接我,真是麻烦了。”
      
         “说什么呢。”谢怜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牵住青玄的手腕。拉着他往外走,“走吧走吧,我们回去。”
           
          谢怜比师青玄早一年到札幌,在离美术学院不远的地方租了公寓,得知青玄也考来札幌之后便邀他同住,青玄自然也同意。
    
         到达公寓之后,乘电梯到六楼,谢怜掏钥匙时却忽然有些窘迫:“房间里有些乱,你别介意。”

         说完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屋内碎玻璃碎花瓶散落满地一片狼藉,俨然一副凶杀案现场的架势。谢怜看到青玄惊讶的表情感到尴尬,解释说“出门接你之前我跟男友吵了一架,还没来得及收拾真是不好意思。”

          青玄看着他:“你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好端端的怎么会吵架?”
         
          谢怜摇摇头:“我没事,我很好。”眼睛垂下去,“没关系的,大不了就是分手而已。本来我们就不合适。”语气表现得满不在乎,可说着说着眼泪几乎快掉下来了。
   
          青玄安慰地伸出手臂将他拥入怀里。一年没见谢怜瘦了很多,他身上的那件均码的条纹t恤几乎可以装下两个谢怜。

          “究竟怎么回事?”谢怜只是摇头,声音变得哽咽:“我.....我是那么爱他,可.......”
      
           青玄不由得将他拥得更紧了些。

      TBC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