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MYS

我们的十年——第一章《遇见》

      师青玄与贺玄的初次相遇是在六年级,准确的来说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相遇。

      那天是八月三十一号,周五,开学的第一天。师青玄想着到了新学校,再也不能做“迟到大王”了,一早就到了教室,却发现自己是第一个到的,看看教室后方的钟,还不到七点钟。

      在靠窗一列的最后一个位置安顿下来,师青玄便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天气阴沉沉的,空气闷热得令人透不过气,却迟迟不下一滴雨。心里忐忑着,两股情绪在心里交织着,一股是进入新学校的兴奋,另一股则是身处陌生环境的紧张,压的师青玄喘不过气来。

      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教室里才零零星星坐了些人。快八点的时候,教室里坐满了人,只有师青玄身旁的位置是空荡荡的,显得有些落寞。正在他寻思着开学第一天就要被冷落在一旁时,身旁的椅子被拉开了,随着那人入坐,一阵淡淡的、青草的清香扑鼻而来,冲破了教室里的潮湿闷热,带来一丝凉意。师青玄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打量着那人,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身高给人无形的压力,那面色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师青玄有些害怕。

     老师开始开始点名了。“师青玄”“到!”他慌忙地站起身,又慌忙地坐下,椅子的一脚在地上划过,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师青玄注意到身旁的人貌似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

   “贺玄”“到。”嗯,声音恰如其人,师青玄想着,贺玄,原来他叫贺玄,我们名字里都有“玄”字诶。   

     不知道是因为开学第一天的师青玄同学太过紧张,还是贺玄同学看起来比较可怕,这一天里他们始终没有搭上话。

     紧接着的一周,便是所有新生们的噩梦——军训

     不同于开学那一天,军训的第一天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太阳仿佛是故意想要刁难这些温室里的花朵,悬挂在操场的的正上方,刺目的阳光照在皮肤裸露的地方,产生一种难耐灼痛感。

     站在队伍里的师青玄不由得悄悄避开教官的目光,拿领口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鬼使神差地向右手边的贺玄小声嘀咕:“真热啊”。也许是温度太高,加快了分子的运动,不远处的教官及时的听到了师青玄的声音,并转头看见师青玄脸朝着贺玄,好像在说些什么。

   “队尾的那位同学,出列”。他看向师青玄,师青玄环顾左右,发现说的就是自己。“右边的那位同学也请出列”。正是贺玄。

     直到两人被安排在操场中央罚站,师青玄才意识到自己拖累了贺玄。毒辣的太阳下,二人面对面地站着,相距不过十五公分,耳畔除了从未间断的蝉鸣,便是彼此的呼吸声。师青玄羞红了脸,好在脸上的汗珠替他掩盖了一切,让人以为是天气太热,晒红了脸。贺玄面对他站着,高出师青玄一个脑袋的身高恰好为他撑出一小块阴凉,师青玄就站在那一小块阴凉里。灼烈的日光尽数照射在贺玄身后,脖子上,手臂上,小腿上都有强烈的灼痛感。他紧闭双目,眉头微皱,似在隐忍着。师青玄抬头便看见贺玄这副样子,愧疚值达到顶峰,“对不起”,声音细若蚊呐。

     贺玄缓缓睁开眼睛,不做声。

     不远处路过三两高年级同学,看见操场上几乎贴在一起的两人,心中的恶趣味油然而生,尤其在那一角度看见那矮一点的几乎要将头埋在那高个子的胸口时,都不约而同开始小声起哄。

     小小的喧闹在师青玄脑海里放大了无数倍,心中的羞耻感快要溢出来了。他抬头看向贺玄,见他也在看着自己。视线交汇的一瞬间,师青玄便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般,立马将头埋了下去 ,双拳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角,平正洁白的校服上出现了几条褶皱。

     整个过程被贺玄尽收眼底,嘴角不由自主的弯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也许连贺玄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一直持续到午饭后,师青玄鼓起勇气在食堂门口拦下了贺玄。

    “对...对不起。”师青玄用仅能两人听见的声音道歉“我...我不应该....."半晌,听不见那人的回应,师青玄更紧张了。

     看着面前那人泫然欲泣的样子,贺玄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没关系的”,言罢,转身离去。

     望着贺玄远去的背影,师青玄长舒了一口气。

      

     

     

    

      

           

       

评论

热度(7)